銀保監會摸底融資租賃等三類機構 排查套利亂象

銀保監會6月7日發布公告稱,近日,銀保監會致函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計劃單列市人民政府,請其督促相關部門認真履行監管職責,加強監督管理,及時妥善處置風險隱患,盡快與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建立并完善日常工作聯系和重大事件信息通報機制,組織本地區典當行、融資租賃公司、商業保理公司(以下簡稱三類機構)登錄“全國融資租賃企業管理信息系統”“商業保理業務信息系統”“全國典當行業監督管理信息系統”,真實、準確、完整填報信息,逐戶審核確認企業填報信息,結合實際開展摸底工作。

一位從事租賃行業的人士昨日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此次由銀保監會會同各地方政府金融辦/金融局開展的融資租賃、商業保理、典當業務信息填報工作,標志著銀保監會接過商務部的監管權限,正式開展對上述三類金融行業的監管工作。

今年4月20日,商務部與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完成上述三類機構的經營規則和監督管理規則制定職責轉隸工作。

東方金誠國際信用評估有限公司首席分析師徐承遠昨日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由于缺乏嚴格的監管或者由于多頭監管導致的監管不足或監管真空,融資租賃等“類金融”行業滋生出套利風險。

以融資租賃為例,徐承遠介紹的主要套利行為有:

一是以通道業務規避監管。融資租賃公司作為銀行信貸資金通道,通過售后回租業務與銀行的無追索權保理業務相結合,幫助銀行規避信貸規模占用,起到“加杠桿”的作用。

二是融資違規,增加風險敞口。融資租賃公司通過互金平臺公開籌資,更有涉及自融或非法集資等違規融資行為。

截至2017年,全國有近9000多家的內、外資融資租賃公司實力良莠不齊。對于資本金規模較小,無法獲得股東在資金方面支持的融資租賃公司,獲得銀行借款或在資本市場發行債券融資的機會較少。故而部分實力較弱的融資租賃公司通過在P2P平臺轉讓租賃債權籌集資金,更有少量融資租賃公司沒有實際租賃標的,通過虛構租賃債權達到非法集資目的,實現資金套利。

三是部分機構存在違規為政府平臺提供融資或要求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為“類信貸”行為提供擔保等行為。

“融資租賃、商業保理和典當三類機構納入金融監管是符合‘強化金融監管的專業性、統一性和穿透性’要求。類金融機構行業監管并軌的頂層設計以及整治、排查等監管的加強均有助于防止三類機構監管套利,規范三類機構市場秩序,促進行業規范發展。同時,在排查以及實現統一監管的過程中,前期存在業務違規或展業不充分的機構會受到較大沖擊,這也有利于行業實現優勝劣汰。”徐承遠認為。

上述從事租賃行業的人士表示,近年來,大量三類機構從事類貸款金融套利活動,且不對類貸款業務進行實質上的撥備和風險計提,部分會計科目存在嚴重失真,存在極大的風險隱患。此次摸底工作的對象表面上是三類機構的運行數據,實質上是對三類機構經營金融業務亂象的摸底排查,具有重要意義。

該人士表示,未來5年,不排除地方金融辦/金融局與銀保監會、證監會合并為金融監管委員會系統,實現中央和地方金融監管機構的垂直管理。

該人士表示,銀保監會越來越重視金融科技在監管實務中的應用,通過信息系統逐步實現監管統計、實時管控的自動化和智能化,極大提升監管效能,通過大數據和云計算以及智能算法實現事前預判和精準監控,杜絕系統性風險發生。

該人士認為,摸底結束后,可能會集中清理一批機構,重新頒發業務牌照,有針對性地對三類機構的套利模式制定監管細則,補齊制度短板。

徐承遠表示,目前融資租賃業務中售后回租業務占比在80%以上,其中存在以售后回租為名,行借款合同之實的情況,偏離了融資租賃融資與融物、支持實體的本源。后期監管部門可加強事中、事后監管職責,重點針對售后回租、通道業務領域加強日常監管。同時,加強對三類機構在買賣合同、登記權證、付款憑證、產權轉移憑證等材料的重點審查和現場檢查,防止違規經營行為的發生。